纪念我的导师芶清泉先生诞辰100周年

时间:2017-03-30    点击:

曾 琴

 

  1955年夏,我从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毕业,当时我们所受的教育是:向科学进军和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我的家庭、老师和自己都认为我应该报考物理系。正是那天在校填写报名单时,学校接教育部通知,我国有3个学校的物理系从1955年开始实行5年制,它们是北大、复旦和东北人民大学(1960年改名为吉林大学)。我喜欢多读些书,就这样没有回家商量,自己便填上东北人民大学物理系。到了大学首先学普通物理力学,主讲教师就是中年教授芶清泉。在大学5年跟芶老师学了基础科力学、原子物理,和磁性理论的专门化课。假期还曾参与芶老师的金属内耗课题的实验。1960年从物理系毕业,又继续在物理系读理论物理(固体理论)的研究生。从此芶老师便是我研究生时期的导师。

  在研究生时期芶老师亲自给我们上专业课,例如量子力学Ⅱ(量子力学在原子和分子中的应用)。这类课为我一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在确定科研方向和研究生毕业论文时,老师在一个比较大的范畴里建议研究金属自发磁化理论,可以从过渡金属或稀土金属两者中选一。由于在上世纪60年代,过渡金属的自发磁化理论较后者成熟一些,当时我更希望能在未知的处女地上作探索,我选择了《稀土Gd的交换作用》作为研究生毕业论文,这个选择得到导师的鼓励与支持。1964年研究生毕业,留校在物理系固体物理教研室任教。芶老师是该教研室主任,固体专业的量子力学Ⅱ由他亲自教授。我到固体教研室后,由于芶老师工作繁重,也是对青年教师的培养,他把自己的讲稿给我,鼓励我大胆步入大学讲堂给固体专业学生讲授量子力学Ⅱ。

  1966-1976这10年里,发生了许多难以理解的事,我面对的农村来的大学生问我:“现在的政策明确,学生哪里来,回那里去。我们回农村种地,用得着量子力学吗?更何况这个量子力学Ⅱ?”又有关方面提出教学与实际、与生产相结合,我们固体物理专业怎么办。于是芶老师引导我们专业的师生寻找正确的方向。他与当时的第一汽车厂磨具车间联系,合作一个当时还是保密的《人造金刚石》的高温高压物理课题;进一步还争取到参于国防科工办的若干物理理论计算课题。于是固体教研室在风浪中坚持做好了应做的科研和教学工作。

  1978年科学的春天来了,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的毫米波射电望远镜工程上马了。在全国科学大会上,紫台射电室主任在大会期间找到一起参加大会的原子、分子物理学家芶清泉教授,请他推荐一位搞原子、分子物理的学者,到紫台开展星际原子、分子的研究工作。芶老师当即将我推荐给紫台,由此把我的原子、分子的研究工作推向宇宙广阔的星际或天体。1980年暑假,教育部在成都科技大学举办原子与分子物理暑期讲学班,由芶老师主讲原子,老师点名我讲分子。当时这个暑假我的儿子考大学,女儿考初中,的确有压力,可是现在回想如果没有压力,我这一辈子必定一事无成,所以我打心里诚挚地感谢芶老师。

  虽然我离开高校到了科学院系统,不与老师在一起工作,但一直得到他的帮助与指导。他在80大寿和90大寿时都报告了自己的工作,学术思想依然十分活跃,令人钦佩。2012年4月一种强力的感觉,我要去成都,要去探望95周岁的老师。我的师兄弟梅良模、邹广田和王治文和我有同感,我们结伴去成都为老师祝寿。芶老师虽然身体不如以往,但对我们的到来非常高兴,他亲自和在成都的师弟妹们一起安排接待我们的有关事项。我们除了考虑怎样为老人行动方便一些和通讯与科研计算条件改善一些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还畅谈了大家感兴趣的学术问题。我永远不会忘记芶老师当时启发我的一个天体原子物理问题,他说:“为什么月球上的He3比地球多,它的形成机理是什么?”大家都明白,研究清楚这个问题对解决地球能源的意义。当时我用笔记下了这个问题,我对芶老师讲:“如果我有一点头绪,我会再来请教的。”当时我脑里想,这是一个多么有吸引力的课题,如果年轻20年,我一定去奔走申请…。几个月以后,芶老师离世,我失去了我尊敬的导师。

上一条:忆芶清泉老师的科研观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物理学院 © 2017 电话:0431-85166112 邮箱:wlxy@jlu.edu.cn